bbin网上|我们为何如此热爱网络抓奸?

2019-12-30 18:29:30

bbin网上|我们为何如此热爱网络抓奸?

bbin网上,稍微热爱一点网上冲浪的朋友,前两天可能都留意到了一场异常典型,却又热闹非凡的“网络捉奸实录”:由当事人首先下场,公布事由,公布聊天记录,公布行程各种实锤,借由朋友的发声,网友的挖掘,事情进一步酝酿,直到另外当事人的发声,另一只靴子落地,事件热度达到顶峰。

两位,或者说事件的三位主角到底孰是孰非实在不由我们(或者说任何人)来判断,谁要对一段关系的破裂负责,最终的答案只能落到关系中的人来回答。只是这样一个热度超过百万的话题,让人不禁思考,为什么在私人登陆月球即将成为可能的今天,我们仍然如此热衷于捉奸这种事?

不仅如此,以前他们可能只是义愤填膺地为闺蜜、为哥儿们打抱不平,今天通过网络,你甚至可以一连花10个小时翻男生的微博,找出当事人都找不到的一丝“证据”。

是什么支撑着他们?

首先,“网络捉奸”这件事情绝对不是新鲜事,甚至最初意义上的人肉搜索,都脱胎于一次大范围的网友自发“捉奸”行动。

2006年4月13日中午,网络游戏《魔兽世界》的论坛上,出现了一个名为《2区麦维影歌守望者发生的丑闻:一个让你更珍惜爱人的理由》(以下简称《丑闻》)的帖子,将近6000字,发帖人“锋刃透骨寒”详细叙述了如何发现结婚六年的妻子在游戏中与游戏公会会长“铜须”发生感情的全过程。

帖子同时公布了妻子与对方长达四千字的聊天记录,其中不仅有涉及到性的敏感字眼,更有男方所在的工会名字,以及就读学校的具体信息。

这封有故事,有情绪,有细节的贴迅速让很多网友共情,帖子的热度在第二天就攀升到了20万,与此同时,妻子出轨的“铜须”几乎直接被愤怒的网友全面“实名化”:学校,身份信息,照片,一览无余;同时,他的生活也直接被网络影响,电话、邮件甚至是直接来到学校,网友们用各种方式表达自己的态度。

没人想到事情会发展到这一步。在发帖人明显试图平息事件后,“铜须门”才慢慢落下帷幕,网友们纷纷四散,几乎没人注意到时间结束后的一年多,“铜须”在接受媒体访问时仍然表示,“自己的生活仍然遭受着很大的影响”。

时间来到第二年。2007年12月29日晚,女白领姜岩在北京位于东四环一小区24楼的家中跳楼身亡,事情源于她与丈夫王菲的婚姻。

姜岩毕业时照片

姜岩和丈夫于2006年2月22日登记结婚,她生前在网络上注册了名为“北飞的候鸟”的个人博客,并进行写作,在自杀的前两个月,她在博客中以日记形式记载了那两个月的心路历程,将丈夫与一名案外女性的合影照片贴在博客中,并认为二人有不正当两性关系,坦言自己的婚姻“非常失败”。

姜岩在自己的博客日记中公布了丈夫的具体姓名、工作单位、地址等信息。2007年12月27日,姜岩第一次试图自杀,之前,她将自己博客的密码告诉一名网友,并委托该网友在12小时后打开博客。2007年12月29日姜岩跳楼自杀死亡后,那位网友将其博客的密码告诉了其姐姐姜红,后姜岩的博客被打开。

网站与论坛迅速跟进,大量的网友几乎在第一时间涌入现场:不管是在网络上,还是在生活里,王菲面临了个人信誉的全面破产,也几乎失去了全部生活秩序。

2008年3月18日,王菲将首先披露了新闻并在一段时间内没有删除的三家网站起诉至法院。他不仅向他们索赔工资损失7.5万元,还提出精神损害抚慰金6万元及公证费用2050元,这是首次将“人肉搜索”和“网络暴力”推向司法领域的尝试,也催生出“人肉搜索”中国第一案。一年多后,案件宣判,法庭支持原告诉求。

不过随着社交网络时代的全面到来,压力便不再单纯来自法院,或是不愿给 offer 的工作单位了,一个个虚拟的头像背后站着一个个愤怒的网友,他们每个人都像在直接与你对话。

2018年年初,一名画手在微博自曝与自己同是画手的丈夫婚外出轨,出轨对象是一位出道艺人。5月,女子偶像组合成员杜雨薇承认自己的确就是这起事件中的女主角。愤怒的网友们当然再次涌入,比较令人惊讶的是,这起事件却在短暂的怒骂后,重心转移到了对杜雨薇外貌的讨论,网友们纷纷给杜雨薇p起了图,并嘲弄“长成p后那样再出来当小三才合理啊”。

大量流传的这张图,被网友们之后p成了各个版本

只是,当网友们的注意力被p过的照片消解后,便极少有人再去关心事件的后续发展了:男方后来决定离开婚外恋情,与妻子复合,但被痛骂的女孩在2018年却因抑郁自杀,出生于1999年的她去世时不到20岁。

姜岩案中法院支持了原告王菲的诉求,而当时那段判决,至今读来仍然不失参考意义:

“王某在与姜某婚姻关系存续期间与他人有不正当男女关系,其行为违反了我国法律规定、违背了社会的公序良俗和道德标准,使姜某遭受巨大的精神痛苦,是造成姜某自杀这一不幸事件的因素之一,王某的上述行为应当受到批评和谴责。

但应当指出,对王某的批评和谴责应在法律允许的范围内进行,不应披露、宣扬其隐私,否则构成侵权。”

窥私当然是人类的天性,尤其是涉及到公众人物的冲突形象:无论是一度占据全部头条的王宝强事件,还是一次又一次刷新想象的薛之谦事件。

回头想想,你印象最深刻的,其实正是那些自我暴露的私生活细节:无论是王宝强账户上不够生活费,还是薛之谦的钱要用行李箱装。以出轨为由头,直接在网络上高范围、高强度、主动暴露在公众视野中的私生活,才是撩拨着公众神经、让他们变得越来越亢奋的原因。

当年的陈冠希“艳照门”事件,很多人一边津津有味地观看并讨论着闺房私照,一边责骂曝出此事的娱乐记者是“嗜血的苍蝇”,如果一定要将狗仔们形容为“苍蝇触角”的话,那隐藏在背后的万千吃瓜群众,便扮演着“苍蝇身体”的角色。

互联网时代,在被极速拉近的距离中,很少有人真的能对他人的私生活无动于衷,无论是名人明星,还是你我的身边人,大众多多少少都在通过刷朋友圈、点赞微博或收看视频的方式“窥探”着他人的生活,那些“私事”很多时候成为茶余饭后的谈资,或是陌生人之间破冰的话题。

弗洛伊德曾说:“人的窥私欲来源于一种本我的冲动,当通过偷窥的方式看到他人隐私的时候,人们会得到一种心理上的感足。”于是,这种最初源于猎奇的心理会在碰到八卦时发生化学反应,越是隐秘的、不易察觉的事情便越能激起观者的兴趣,毕竟,日常生活已经如此琐碎而乏味,人们需要一些“佐料”来充当生活的调味剂。

如果说传统社会的人们只是喜欢在劳作之余聚在一起“畅聊”家长里短的话,那现代社会网民们的窥私欲便已逐渐发展出了升级版——基于集体的窥私欲。

人们浏览名人微博、观看网红直播,将此当作娱乐方式的一种,在这种“消遣”中建立与世界的联结感,情侣分手本是日常生活中再正常不过的事情,却因套上了网红的外壳而显得与众不同,在近期的一个微博热门话题中,网友们调侃着明星网红出轨和好朋友出轨大家截然不同的反应,前者会被给予“狗男女天打雷劈不得好死”的诅咒,后者则可以轻描淡写地以一句“牛逼,小心一点”一带而过……

大概,很多人在“义愤填膺”的过程中已然忘记:自己已经踏入窥探他人隐私的禁区,即使意识到这一点,也会以“别人都在爆料、评论,不差我一个”等借口为自己开脱。

一些人在图片、视频资料中找寻着蛛丝马迹,像福尔摩斯一样享受着“探案”的乐趣,在他们看来,能被公开化的隐私便无需得到保护,甚至有人放出以下论调:“ta直播的时候我还送过礼物呢,就算真的看到什么,也是一场公平的交易。”

这种无形之中的“脱罪”助长了窥私欲的膨胀,就算真的有人对此感到不安,也多半会淹没在群体的无意识之中,一如勒庞所言:“聚集成群的人,他们的感情和思想全都会转到同一个方向,他们直觉的个性消失了,形成一种群体心理。”而种种事件的当事人,在被观看的同时,也大肆收割着流量。

大家乐此不疲地搜集着名人生活的真相,像是发现了什么了不起的秘密一般,但如果多问一句,名人网红们的私德真的有那么重要吗?便会分化出两种截然不同的观点。

一方认为:“既然选择做公众人物,私生活就要自律,因为名气带来经济收入,享受着这些红利就得让渡出一部分私生活供人观看,形象本身是一种商品,能卖出极高的价钱,你自己不爱护,谁也救不了你。”

另一方则认为:“名人们向公众出售的只是自己的的专业技能和商业包装,你进商店买了很多货,不代表你就可以擅自走到后面的仓库里直接动手拿。他如果表里不一卖你假货,譬如假唱,你可以投诉他;他如果给你的货成色不足,比如装纯,你可以选择下次不再光顾。顺手牵人家一条内裤还逼人道歉,这是真奇葩。”

在私德的问题上,一旦涉及“出轨”、“小三”、“被绿”等话题,看客们便会表现出惊人而充满凝聚力的“团结”,杀伐果决、不由分说,但凡有人站出来稍微替被讨伐的当事人说上几句,便会立刻被扣上“洗地”之嫌:“为渣男辩解,你肯定也不是什么好人。”

在这种压倒性的语境中,人们不需要独立思考,也不需要同理心,似乎只需要无条件地接受与服从就好了。

但互联网的吊诡之处在于,它将名人八卦呈现到我们面前的同时,也将观众们自身的秘密暴露出来,你以为你在围观一场大戏,殊不知自己也处于同样的“被观看”的局面之中,一旦在喧嚣言论中丧失理智,可能也逃不过成为“消费主义玩偶的命运”。

你以为你扮演的是“道德卫道士”,殊不知,你所扮演的只是窥私欲被激发出的你自己罢了。

可以预见,所谓的“网络抓奸”事件还会在未来一次又一次地上演,但被放任欲望围观的我们,至少可以选择花费一秒钟的时间告诉自己:对面正在承受谩骂的,不是机器,而只是一个活生生的、会犯错误的人。

参考资料

1.界面文化《有一种道德高地,叫豆瓣网友》;

2.韭菜不想被割《窥私欲,一场集体狂欢式的骗局》;

3.易小荷《批评明星私德,就像评判底裤颜色》;

4.黄佟佟《杨幂离婚,问小糯米想不想妈妈,娱乐记者的底线在哪?》;

撰文:小羊 & holly

图片设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