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b8优游1.0登录|黑手党教父:大毒枭馅饼贩毒网遭捣毁,两教父疯狂报复黑手党猎人

2020-01-09 12:58:21

ub8优游1.0登录|黑手党教父:大毒枭馅饼贩毒网遭捣毁,两教父疯狂报复黑手党猎人

ub8优游1.0登录,继续黑手党传奇,今天奉上第十七集。

西西里大毒枭、毒品教父卢西亚诺在美国构建的“馅饼贩毒网”因一个老实人的介入,意外地覆灭了。

事情颇有些无心插柳柳成荫的味道。

1981年,美国联邦调查局一名叫弗兰克·斯托的探员在罗斯福大街认识了一个叫曼尼的人。此人在昆斯区经营一家正经的意大利馅饼店。一日,斯托同另一名缉毒探员到曼尼的店里吃馅饼。在老友聊天式的轻松氛围中,出于职业习惯,斯托随口问了曼尼一句,家里有人病了想买点海洛因治病,知不知道哪里能买到?

让斯托没料到的是,一句本不抱任何希望的习惯性试探,结果却收到了意想不到的效果。

古道热肠的老实人曼尼告诉联邦调查局探员,搞到那东西或许并不难,我可以帮你问问。

听到好心的意大利人这么说,斯托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难道攻破罪恶堡垒的突破口就这么轻易找到了?

而接下来曼尼小声说出的那个人名几乎让斯托的内心尖叫了起来。老实人告诉猎毒人,我认识一个叫盖塔诺·巴达拉门蒂的馅饼店老板,这家伙的手里很有可能有你需要的东西。

斯托之所以内心尖叫,只因为警方一直怀疑这个叫盖塔诺·巴达拉门蒂的馅饼店老板,但长时间的暗查却始终没能查获有力证据。

不动声色地吃完馅饼,与老实人告别后,斯托立即动用技术手段对曼尼馅饼店的电话进行了监听。

没过多久,曼尼果然拨通了一个人的电话。因为是局外的老实人,所以在电话中曼尼没有也不会使用暗语,他很老实地告诉对方,他想帮朋友搞些海洛因,有没有?毒贩盖塔诺·巴达拉门蒂显然没有料到老实人的电话里有鬼,他只是觉得曼尼这个馅饼店同行可能有下水的意思,于是很爽快地就答应了下来,并叫他当天晚上就来拿货。

这是警方第一次监听到毒贩盖塔诺·巴达拉门蒂没使用暗语的通话,只这一个电话就意味着一直没能落网的鱼已经掉进了网里。

老实人无形中帮了聪明人的忙。

第二天,斯托又来曼尼的馅饼店吃馅饼。没有任何意外,老实人果然将一小包海洛因悄悄塞到了斯托的手里,塞东西的时候,曼尼小心翼翼地叮嘱说,千万不能泄露出去,否则他会遭到威胁。

斯托连连点头,并按时价付了钱。

将那一小包海洛因拿回缉毒小组化验后,出来的结果再次惊到了斯托。老实人搞到的这包海洛因竟然是最上等的,纯度高达82%,这意味着什么?毒贩盖塔诺·巴达拉门蒂只有从西西里毒品实验室才能拿到这样的货,他不仅不是二道贩子,而且极有可能就是西西里毒品在纽约的始发站,又或者说就是西西里毒品在纽约的第一代理人。

为了证明这个结论,斯托决定再次借用老实人曼尼。这一次,斯托亮明了身份,并为曼尼再次要货编造了一套天衣无缝的说辞。

与毒贩盖塔诺·巴达拉门蒂见面后,曼尼的表现仍然是老实人模样,他说,老主顾对那一包海洛因很满意,因为信任他这个老实人,所以请他作经手人,这一次老主顾要一公斤的货,但必须是西西里卢西亚诺实验室最好的上等货。

说完,曼尼拉开钱袋向毒贩盖塔诺·巴达拉门蒂展示了老主顾的实力。

在成捆的美金面前,毒贩盖塔诺·巴达拉门蒂彻底放松了警惕,他告诉曼尼,他手里的上等货无一例外全是来自于卢西亚诺实验室的原装货,他是一个诚实的人,在大生意面前,从不说谎,更没有掺假的习惯。

殊不知,与老实人做完这桩大买卖后,毒贩盖塔诺·巴达拉门蒂的坦诚一字不差地全被录进了曼尼身藏的录音器中。

人赃俱获后,美国警方动手了。

1981年5月19日,美国联邦调查局、麻醉品管理总署、美国海关以及美国缉毒署联合各种警力和国际缉毒组织统一行动,一举捣毁了卢西亚诺和伯纳诺家族苦心经营多年的“馅饼贩毒网”。

与此同时,意大利缉毒署和法国警方也联合出击,在巴勒莫和马赛等地查封了多处生产海洛因的实验室,逮捕了几百名实验室化学专家、药剂师,查获的毒品更是以顿计。

这一贩毒网络的破获让世界为之震惊!

西西里黑手党的罪恶行径竟发展到了如此触目惊心的程度!尤其是头号大毒枭卢西亚诺,居然依旧逍遥法外!

面对国际舆论的强烈谴责,意大利当局再也坐不住了。

1982年4月,罗马政府作出决定,62岁素有“黑手党猎人”之称的基耶萨将军出任巴勒莫省省督。

得知这个消息,意大利舆论发出了这样一种疑问,黑手党猎人会比墨索里尼时代的莫里更铁腕吗?西西里黑手党会遭到灭顶打击吗?

舆论之所以会发出这样的疑问,不是因为他们怀疑基耶萨将军的决心和铁腕,而是怀疑这个时代本身。

因为基耶萨将军身处的是一个坏透了的时代,一个被意大利黑手党全面污染了的时代。在这样的一个时代,正义不仅脆弱,而且孤独;而罪恶却比其他任何时候都更嚣张,更体面。

为此,当时意大利的正义之士曾痛心疾首地指出,如今意大利黑手党再不是原先的寄居组织,他们正在用高明的罪恶稀释光明和正义。因为跨越了旧时无法超越的疆域界线,所以他们很体面。但就是这群混迹在上流社会的体面人,背地里却是货真价实的暴徒,一方面他们使用手里的黑金疯狂而狡猾地收买权贵;另一方面他们又使用现代化的自动武器,杀人,贩毒,维持权威——在这样一个黑暗时代,正义是无法出门的,暴徒更不会吝啬枪膛里的子弹。

对于一生都在和黑手党周旋的老将军基耶萨来说,此去上任意味着什么他不可能不知道。老将军有记日记的习惯,在即将上任的时候,他写下了这样的话——这一切是不可抗拒的,是崭新的,是难以捉摸的,是稀奇古怪的,几乎一瞬间,身边的一切也许都会消失。

然而到了巴勒莫之后,一切显得似乎更糟糕,更凶险。

因为“馅饼贩毒网”的覆灭,此时的大毒枭卢西亚诺和西西里黑手党五大家族之首的格雷科正处在疯狂的愤怒和仇恨中,对他们而言,基耶萨的到来不仅是新的挑衅,更是引爆仇恨的导火索。

事实上,早在基耶萨将军就任前的一个月,卢西亚诺和格雷科已经开始了疯狂的叫嚣和报复。在那一个月时间里,平均每一天都有人死于血腥的仇杀。而在基耶萨将军到任后,仇杀风立刻刮得更凶猛了,两大教父下令,一天死一人改成半天死一人。

杀手问两大教父,何时动手宰了基耶萨这老混蛋?

两大教父的答案是,给这老混蛋几个月时间做羔羊,这样的羔羊能为“我们的事业”赢回受损的荣誉。

说完这些,两大教父将一张照片摆在了杀手面前。他们说,西西里的君子们,基耶萨已经来巴勒莫一个月了,该是送重礼的时候了。

就这样,西西里地区意大利共和党书记、全国众议员皮奥·拉托雷在光天化日之下被射杀在了巴勒莫街头。

得知此事后,基耶萨除了震惊、愤怒,更多的是绝望和无助。

和墨索里尼时代莫里有强有力的法西斯国家机器支持不同,此时的基耶萨几乎就是孤立无援的一位老人。罗马当局只是把他当做平息舆论的政治工具,而不是严惩黑手党的利器,所以他要的权力几乎一项都没有得到落实;还有更致命的,当时西西里头面人物所穿的裤子几乎全是两大教父的馈赠。

在两大教父的暗自授意下,他们的嘴脸毫无客气可言。西西里地区天民党主席说,对基耶萨的任命,并没有同我商量,所以我无须礼貌;巴勒莫市长说,本市诚实可靠的人很多,我们无须一个外人——

殊不知,这正是两大教父对付黑手党猎人的第二招,杀人诛心。

但即便深陷如此孤立无援的险境,基耶萨将军还是拿出了他对正义的忠诚,靠着带来的500名宪兵,老将军四处出击,但结果很遗憾,因为黑手党的铜墙铁壁,他最终只捕获了一些小虾米。

在这段时间里,老将军常与手下讲一段并不古老的西西里往事。他说,西西里曾有一位十分具有正义感的官员,他叫德·蒙特恰洛,因为和黑手党势不两立,他遭到警告和威胁。但就在这个既让人感到愤怒又让人感到恐惧的时候,他遇到了我。后来我为这个正义之人做了一件事,我带了一队宪兵去他家做客,并和他手牵手走遍了这里的每一条街巷。

那时候,世人敬畏正义,不像现在,世人拥抱罪恶。之所以会这样,原因也很简单,我们再难遇到愿意和正义牵手的人。

孤立无援时,老将军的心境就是这样凄凉、可怜,在巴勒莫,他几乎找不到一个愿意和他握手的人。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西西里两大教父却突然对老将军投来了阴险的微笑,他们声称,基耶萨是一个拥有荣誉的人,这样的人在西西里应该得到礼遇。

西西里体面人物的请柬就这么送到了基耶萨的办公桌上。很显然,这是两大教父的第三招,混淆黑白。他们知道,收买黑手党猎人几乎是不可能的,但把他搞成一只散发臭味的羔羊还是很有可能的,只要他出现在体面人的酒会、舞会上。

虽然基耶萨急需朋友,但老猎人最终还是回绝了一切邀请。

事情发展到这一步,游戏似乎只剩下最后一局了。

1982年9月3日傍晚,基耶萨将军忙完一天的工作,打了两个电话。一个是打给塔楼饭店老板的,在电话中,老将军告诉饭店老板,今晚他将到那里吃晚饭;另一个电话是打给家里的,在电话中,老将军让自己年轻的妻子现在就开车来接他。

多年与黑手党较量让老将军很谨慎,他的生活从无规律可言,上班的路线每天都在变,乘坐的车辆每天也在变。为了预防不测,他的重要文件从不归档,总是随身携带——但此时西西里黑手党的能力早已超越了他的想像,就在两大教父决意要杀死他的时候,窃听器早已神不知鬼不觉地藏进了他的办公室。

表面看,随后的黄昏并无异样,老将军年轻的妻子很快驾着菲亚特来到了总督公署。基耶萨上了妻子的车之后,贴身警卫鲁索跟着发动了另一辆车子,并开到了前面。

离开总督公署后,两辆车子一前一后向塔楼饭店驶去。但当两辆车子驶过财政警察营房后,让鲁索感到不安的情况出现了,他发现有一辆日本铃木摩托不知何时尾随在了他们身后。

意识到有危险后,鲁索放慢了车速。可就在这个时候,另一辆铃木摩托突然从街中冒了出来,并第一时间与鲁索的车成了并驾齐驱之势。

跟着就是迅猛掏枪,疯狂扫射。

就在鲁索遭遇疯狂扫射的同时,两辆轿车突然从后面冲了上来,它们一左一右将老将军的坐车团团围住,跟着又是一通左右开弓,疯狂扫射——

1982年9月3日21时,巴勒莫警察赶到了案发现场。

现场惨不忍睹,菲亚特千疮百孔地停在人行道上,车上的老将军和他的妻子浑身都是枪眼,血肉模糊;贴身警卫鲁索倒在另一辆车的方向盘上,脑浆四溢,连枪都没来及拔——

从正式就任巴勒莫总督,到横尸街头,曾经的黑手党猎人只活了五个月。

老将军之死,触动了意大利的良知,在他遇难的大街上,有人写下了一行大字:西西里所有诚实人的希望在此破灭了!

当然,对此,西西里的两大教父是无动于衷的,但他们错了,当正义被唤醒的时候,罪恶将如一只坠地的玻璃杯!

而为他们敲响丧钟的那个人不是别人,正是西西里黑手党历史上最可怕的背叛者,人称“巴西教父”的托马索·巴塞塔——

上海快3